中國教育報頭版頭條報道我校外籍教授潘維廉的中國故事

首頁    廈大新聞    中國教育報頭版頭條報道我校外籍教授潘維廉的中國故事

 

 

      中國教育報1月27日頭版頭條刊發深度通訊《把真實的中國告訴世界——記廈門大學外籍教授潘維廉》。報道分“抗疫與扶貧證明‘’中國很棒’”“中國年輕人要會講‘中國故事’”“我心早已是‘中國心’”三個部分,講述潘維廉的中國故事。報道說,“他始終認為把真實的中國告訴世界很重要,講中國故事很重要,疫情發生后,他認為這些更重要了。”“我相信,中國未來的機會將越來越好,責任也將越來越大,要好好利用這樣的機遇,讓下一代有更好的中國、更好的世界。”(宣傳部 歐陽桂蓮)

 

全文如下:

把真實的中國告訴世界

——記廈門大學外籍教授潘維廉

      用普通話“講段子”,偶爾來兩句閩南話,潘維廉一直保持著“中國通”特有的詼諧。65歲的他中等身材,標志性的胡須,淺棕色的眼鏡難掩靈動的雙眼。再次見到潘維廉,他略顯倦意,他說疲憊是因為很忙,忙著寫書,忙著講自己和中國的故事。

      潘維廉是美國人,1988年從美國來到廈門,至今30多年時間里,他一直定居在廈門,工作生活在廈門大學。從私下給美國的親朋寫信講中國故事,再到在大眾傳媒上講中國故事、寫書講中國故事,他始終認為把真實的中國告訴世界很重要,講中國故事很重要,疫情發生后,他認為這些更重要了。

抗疫與扶貧證明“中國很棒”

      “我現在生活在地球上最安全的國度,這里沒有疫情的恐懼。”見到記者,潘維廉聊起了2020年3月從美國“逃回”中國的事。

      2020年初,潘維廉趁寒假回美國探親。得知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他一直持續關注著來自中國的消息。

       3月初,潘維廉向廈門大學提出返校申請,而彼時中國疫情還比較嚴重,病毒在美國還沒有大面積擴散。3月下旬,潘維廉還是堅持要回廈門。后來的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完全正確的。

      當記者問及,3月下旬,中國疫情還很嚴重,怎么敢返回中國時,潘維廉說:“這個問題很簡單,中國抗疫是科學的,是實事求是的,美國不顧事實,肯定要成為最不安全的地方。”他說,這并不是因為他有多聰明,而是因為他堅信:“中國會做得很棒。”

      在潘維廉眼里,能證明“中國很棒”的除了抗疫還有精準扶貧。1994年與2019年兩次環游中國的對比,讓他對中國扶貧有了切身的感悟。

      1994年,潘維廉買來一輛豐田面包車,用了3個月時間,展開了一場環游中國之旅。那年,他開了4萬多公里,沿途經過中國一半的省份,并特別到寧夏、青海、甘肅、西藏等西部貧困地區走訪。

      2019年7月,潘維廉以廈門為起點,再次游歷25年前他曾經到過的城市與鄉村,以及習近平總書記提到或工作過的地方,包括延安、梁家河。他和廈大的同事一起,縱橫2萬公里,足跡遍布26個城市,歷時31天。

      31天里,潘維廉不只是到各地看風景,看中國的變化,還進行了大量的采訪。說起25年的變化,潘維廉認為超過了他的想象:“這里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橋梁和道路,變化太大了。”

      揭上峰是廈門大學管理學院輔導員,也是2019年7月潘維廉環游中國的隨行者。“潘老師到一些地方,經常會停下來,講1994年時這里是什么樣子,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教育。我們看國家的變化,身在其中,沒有多少強烈的對比,而潘老師則從一個外國人的視角,讓我們看到國家的進步,這是一種震撼。”

      潘維廉感覺變化更大的是中國人。在寧夏隆德縣張樹村,一些年長的村民,已經住上小洋樓,而且還大方地和他交談,加他微信,完全沒有1994年時那種“圍觀”老外的心態。

      潘維廉說,此行的所見、所感他將會寫成書出版。

中國年輕人要會講“中國故事”

      抗疫和扶貧說明中國很棒,但是世界對中國還是有很多誤解。這是潘維廉一直在關注的問題。

      在自己新書的前言中,潘維廉寫道,外國人對中國不了解,除了西方媒體的偏見,也與中國媒體“不太會講故事”有關。中國年輕人也不擅長在外國人面前講中國故事。這成為他熱心編輯《用英語講中國故事》的初衷。

      兩年前,潘維廉加入到《用英語講中國故事》叢書編寫中,該叢書2019年4月出版。這本書用地道的英語,講地道的中國文化,受到師生喜愛。目前該書已發行近10萬冊。一些大學和中學都把這本書作為學習英語的輔助教材。

      “我希望中國青年人看了這本書后,知道如何給外國講故事,而不只是會講自己的年齡,以及讀什么專業這類話題。”潘維廉說。

      國際關系學院文化與傳播系大三學生李溪暢說,以前學的英語課本講的都是國外的事,很多時候是摘自國外的文學著作或是期刊文章,而《用英語講中國故事》叢書,則用地道的英語,講地道的中國故事,學習英語有了一個新的視角。

      在北京三十五中,不少教師把這套書作為參考資料,用于英語教學,同時,這本書也成為學生社團的演講素材。該校國際部教師彭敏捷說,這本書中的英語不但純正,而且簡潔,不會讓學生有晦澀難懂的感覺,所以很容易讓師生接受。

      2020年7月,潘維廉還在首屆“用英語講中國故事”活動中擔任評委。此項活動吸引了近10萬名青少年參與,潘維廉作為全國總決選的評審,為44位選手寫下點評。

      在活動中,年輕的參賽選手熱情地分享中國故事,他們有的介紹中國美食,有的展示中國功夫,還有的介紹中國科技成就……

      “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改變。”潘維廉說。

      2020年1月底,尚在美國休假的潘維廉給自己的好友、新航道國際教育集團董事長胡敏寄去一封英文信。信中,他贊賞中國政府應對疫情表現出的果敢和擔當。當時,中國正處于疫情陰影籠罩之中,武漢封城、每天媒體上公布的感染者人數不斷攀升……與此同時,國際社會開始出現了一些質疑中國的聲音。“潘教授的來信讓我們備受鼓舞。”胡敏回憶,危難之際,他第一時間送來慰問,力挺中國、為中國加油,這份支持和信任彌足珍貴。收到信后,胡敏立即將其作為英語閱讀材料,發給學生學習。

      從這封信開始,潘維廉在胡敏的支持和鼓勵下,繼續用書信的方式與中國年輕人交流?,F在《老潘寫給青少年的18封信》已經由新航道中國故事研究院編輯,不久將公開出版發行。

      在這18封信中,潘維廉分享了自己對于英語學習、中國故事、家庭教育、抗疫經驗等話題的思考,幫助中國青少年在后疫情時代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中國、了解世界。

我心早已是“中國心”

      談及退休之后的生活,老潘早有規劃:“我要繼續寫書,講好中國故事,我想見證并參與廈門的另一個40年。”

      “等我離開世界的時候,再離開中國。”老潘說。

      1988年已經獲得管理學博士學位的潘維廉和妻子蘇珊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來到廈門,在廈門大學學習中文。

      在那個年代,潘維廉成為第一個定居廈門的外國人?,F在,他仍然是廈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他常開玩笑說:“不要叫我‘老外’,要叫我‘老內’。”

      作為教師,潘維廉用勤奮和嚴謹對學生言傳身教。“出差的車上撐起小桌板工作,回賓館后熬夜寫材料,第二天清早照樣準時參加活動,他的勤奮讓周圍人感動。”廈門大學管理學院研究生周艷芳說。潘維廉不僅在課堂上幽默風趣,在課后,他更是和學生打成一片,經常邀請學生到他家里,一起包餃子,一起喝茶,深受學生喜愛。

      30年時光荏苒,潘維廉的家庭也在壯大。大兒子同一位廈門姑娘喜結連理,小兒子娶了一個美國女孩,子孫滿堂,盡享天倫。

      2018年12月,潘維廉的新書《我不見外——老潘的中國來信》出版,書里匯集了他從1988年開始寫給家人的47封信件。該書出版首發后,潘維廉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了一封信,隨信寄送了這本書。2019年春節前夕,習近平總書記回信,不僅對新書出版表示祝賀,也對他的“不見外”的精神表示贊賞,并鼓勵他繼續向世界講述真實的中國故事。

      收到習近平總書記給自己的回信,潘維廉表示“高興與榮幸,同時也很吃驚”。他還回憶起當年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時對自己研究福建歷史文化、講中國故事的鼓勵,他說:“我相信,中國未來的機會將越來越好,責任也將越來越大,要好好利用這樣的機遇,讓下一代有更好的中國、更好的世界。”

(本報記者 熊杰 通訊員 張靈)

2021年1月28日 14:23
?瀏覽量:0
?收藏
在线a久青草视频在线观看_在线欧美最极品的av_熟妇的荡欲欧美在线观看